QAQ

沉眠姑娘:

小透明表示我都不知道可不可以转发这篇。
毕竟对于我这种小透明来说,哪有什么写手和读者之分?

不过是一群爱着同一个东西的人,在一起分享聊天嬉笑打闹而已。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初雪夜归人

       贞平二十二年,寒冬的冷风早早拂过腊梅枝头,雪却来的这样迟。

       少女从门缝后探出脑袋来,小心翼翼地瞅了瞅,而后一点一点将脚步跨过门槛,最后轻身一闪,便蹿出几丈远。将近年关,金陵城开始逐渐热闹起来,摆摊小贩的叫卖一声高过一声。“小姑娘,来看看最新的胭脂水粉,保证你漂漂亮亮地过个年!”大婶热情地向面前的少女推荐手中的胭脂。只是少女虽然一身装饰一看便是出自豪门氏族华贵不凡,却是利落劲装,腰上一柄短剑,不施粉黛,调皮灵动,显然对这些寻常女...

每天都能看见霓凰换着方法气我

啦啦啦啦啦,是我是我就是我啦!我就是那么可爱,那么开心,那么美貌!以后改成天天气你好不?兄长给我写歌,真的太开心啦!么么哒,亲一口~

寂佑:

名朋圈遇见了一个很可爱的霓凰妹子,天天都来找我玩。隔三差五气气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给写了一首歌送她。看看题目就知道调子是什么了吧?@遥忆殊凰 
这个霓凰和越贵妃领了戒指,所以歌词也提到了。
不知道打什么tag........

起床正在喝红糖水抬眼就看见了霓凰
蹦蹦跳跳问兄长昨晚有没有受伤
紧接着就让一帮人就把贺礼送到府上
我又被她气得满眼泪汪汪
有天又急又气的我把护心丹摔到地上
捡起直接塞我嘴里不管脏不脏
那天咳得我好像看见了太奶奶的模样
太奶奶最喜欢霓...

江南老(番外一)

       寒夫人如今已是忙得脚不沾地,却还抽不出空来陪着今日要出嫁的徒弟夏冬。“寒夫人!”正在这时,门口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浅红的发饰在耳旁晃荡,这不是穆王府家的小郡主还能是谁?寒夫人不禁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冲她招了招手,“不知小郡主今日来可是来看看我们家冬儿?”“嗯!父王说,今日悬镜司怕是会很忙,让我来陪陪冬姐。”女孩子的话语乖巧懂事,双手扯住一缕落下来的发梢,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寒夫人向来喜欢这个小丫头,这下更是松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头,“去吧!有郡主在,我也可以放开忙别的事情去了。”

  得了准许,霓凰便一路小跑往...

顿悟

转载一发,表示对自己的激励😂😂😂

sandman:

开文坑不填的po主于粉丝,就犹如,对爱人始乱终弃的渣渣啊,所谓“不娶,何撩?”

江南老(第八章)

       “什么?你说他们现在已经在山下了?”蔺晨正一笔一画临摹草书,却不想被这个消息惊得连笔都掉在地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前来报告的童子介山,“你再说一遍?”“回禀少阁主,确实是梅宗主与夫人带着一干人等前来琅琊山,现在正向这边来,介山已派人前去接应。”

       “哦,已经派人去接了啊!”蔺晨不紧不慢地弯下腰把那只毛笔捡起来,放在桌上,“什么!你竟然派人前去接应!那你可有说我在这里?”蔺晨这下完全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也顾不上如雪白衣上的一点墨痕,急匆...

镜花水月(完结说明)

       这是我的第二篇中篇的同人文了,又一次的完结。真的很谢谢大家一路上支持我,给我动力,话说其实《镜花水月》写到后来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放弃,因为当时开这个脑洞也是一时脑袋发热,就马上写了大纲出来,然后正文也是很快就开始写、发在lo上,所以里面有很多bug。在写文期间,收到许多鼓励也收到许多质疑,我都很开心并且会认真对待的。

       下半年我大概就没什么时间开新文了,之前的《江南老》我怕也没时间填了,至于《镜花水月》的番外也没时间写了,因为接...

镜花水月(终章·三十三)

       “你是谁?”

       “梅长苏。”

       “那林殊呢?”

       “也是我。”

       “为什么你有两个身份?”

       “...

镜花水月(第三十二章)

      “你可曾后悔?”

      “我此生从未后悔过。”

       这样的问题蔺老阁主问过她,聂铎问过她,柳湄也问过她,可是答案只有一个,如果后悔,从一开始她就不会这么选择。

       她想,她是什么时候见到梅长苏的呢?是在金陵城外他不肯打开帘幕之时吗?还是迎凤楼太奶奶面前他下意识地牵住她的手不肯放开之时?不,都不是...

镜花水月(第三十一章)

      “你可会后悔?”

      “我此生从未后悔过。”

       蔺晨看着街边刚刚贴上的布告,心中轻轻叹了口气,手中的冰续丹微微发凉。走进苏宅,便看见他站在院中,眉头紧锁,见自己进来,便迎了上来,喊他,“蔺晨。”他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果然他继续道,“我要前往北境。”“北境?我说你身体好了一些,但是不代表你有那个力气去骑马打仗!”蔺晨怎能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当年自己的父亲把他从北境捡回来的时候...

镜花水月(第三十章)

       事情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期,大局已定,只差那最为关键的一步,许是到了最后关头的原因,梅长苏觉得自己的精神又回来了,抓紧一切机会将自己的治国策略以及兵法写出来交给景琰或者他认为将来会成为国家栋梁的官员。而太子殿下也经常带着一些他认为优秀的官员前来苏宅拜访梅长苏,诸如沈追蔡荃等人,与他谈论官场现状,提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来。梅长苏明白景琰是一片好意,是为他以后铺路,亦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

       梁帝的寿诞,亦是梅长苏决定将一切了解的日子...

镜花水月(第二十九章)

       酒宴至很晚才结束,霓凰许久没有在朝堂上走动,见到那些往日的熟人都一一前来问候,向她敬酒,霓凰不好推辞,便一杯杯都饮尽,当景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见霓凰面目通红,忙从手中夺下酒杯,命宫人备了马车,将她好生送回家去。霓凰坐在马车中,马车摇摇晃晃,霓凰恍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她与兄长成亲的日子,她亦是一身红衣,喜帕上的流苏垂到面前,自己在轿子中安静地坐着,他牵着自己的手走过苏宅的大门,恍如走过了漫长的岁月。霓凰回想起来只觉得头痛欲裂,忙喊住宫人,走下马车,让他们先行回去,自己一人走在街道上,她觉得自己需要清醒一下,自己...

赤子英凰
北境南疆
一纸遗墨
再断肝肠
(爱殊凰苏凰)
我的微博 @遥忆殊凰

© 遥忆殊凰 | Powered by LOFTER